الغبار و آن

深夜种花的女子:

在一个祥和而美丽的小镇上,有一对非常相爱的男女,他们常常相依在山顶望日出,相偎在海边送夕阳,每个见过他们的人都不禁送出那羡慕的目光和他们最真挚的祈祷。

    可是有一天,男人不幸受了重伤,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几天几夜都没醒来过。

    白天女人就守在床前不停呼唤着毫无知觉的爱人,晚上她就跑到镇上的小教堂里祈祷,几乎哭干了她所有的眼泪。

    一个星期过去了,男人依然昏睡着,而女人早已变得憔悴不堪了,但她仍然苦苦地支撑着,终于有一天上帝被这个痴情的女人感动了,于是他决定给这女人一个例外。

    上帝说:我可以让你的爱人很快就好起来,但是你要答应化作三年的蝴蝶,你愿意吗?

    女人听了激动而坚定地回答道:我愿意!

    天亮了,女人已经变成了一只美丽的蝴蝶,她告别上帝便匆匆赶回了医院。结果那男人真的醒了,而且他还正在跟一位医生交谈着,可惜听不到。

    几天后男人便康复出院了,但是他并不快乐,他向每个路人打听女人的下落,但没人知道他的女人究竟去了哪儿。男人整天不吃饭不休息,执着地寻找着,然而早已变成蝴蝶的女人却在他身边飞来飞去,只是她不会呼喊,不会拥抱,她只能默默地承受他的视而不见。

    夏天结束了,凉凉的秋风吹落了树叶,蝴蝶不得不离开这儿,于是她最后一次飞落到男人的肩膀上。她想用自己轻薄的翅膀抚摸他的脸,用细小的嘴唇亲吻他的额头,然而,她微弱的身体实在不足以被他发现。

    转眼间,第二年的春天来了,蝴蝶迫不及待地飞回来寻找自己的爱人,然而熟悉的身影边竟站了一个漂亮的女人。那一刹那,蝴蝶几乎从半空中坠落下来。人们描述着圣诞节时男人的病有多严重,描述着
那名女医生多么善良可爱,还描述着他们的爱情多么理所当然,当然也描述了男人已经快乐如从前……蝴蝶伤心极了!

    接下来的几天,她常常会看到自己的爱人带着那个女人到山上看日出,在海边送日落,而她自己除了偶尔能停落在他的肩膀上以外,竟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 这一年的夏天特别长,蝴蝶每天痛苦地低飞着,她已经没有勇气接近自己的爱人了,他和那个女人之间的喃喃细语,他和她快乐的笑声都令人窒息。

    第三年的夏天,蝴蝶已经不再常常去看望自己的爱人了。她的爱人轻拥着女人的肩,轻吻着女人的脸,根本就没时间去留意一只心碎的蝴蝶,更没有心情去怀念过去。

    上帝与蝴蝶约定的三年很快要结束了,就在最后一天,蝴蝶的爱人跟那个女人举行了婚礼。蝴蝶悄悄地飞进了教堂轻落在上帝的肩膀上,她听着下面的爱人对上帝发誓说:我愿意!她看着爱人把戒指戴到那个女人的手上,然后看着他们甜蜜地亲吻着,蝴蝶流下了伤心的眼泪。上帝心酸地叹息着,你后悔了吗?蝴蝶擦干了泪:没有。上帝又带着一丝愉悦说:明天你就可以变回你自己了。
蝴蝶摇了摇头:就让我做一辈子蝴蝶吧……

深夜种花的女子:

有一个很年轻猎户,体格很棒而且体力很好。他独自在山中过活,猎杀了许多虎豹,连家里的地上,铺都是狼皮。
  这天他回家的路上遇到大雨,便在一个山洞里避雨,打算雨停了再回去。没想到雨越下越大,天渐渐晚了,他艺高胆大,也不惧虎豹,就打算在山洞里过夜了。
  因走进山洞处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蛇虫,却见到一个女子在暗处瑟瑟发抖,那女子见了他来,依旧抖个不停,双眼含着泪水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  他甚是怜惜,便在山洞中清出一块干净的地方来,找了些残枝干草生了火,又将自己的衣服铺在地上,让那女子休息。他一面烤着猎来的狍子,一面慢慢的和那女子说着话,那女子并不接口,火光将她原本不甚美貌的面容映得娇艳无比。
  猎户将狍子分了两半,递给那女子一半,那女子摇了摇头,猎户便撕下后腿递给她,道:“好歹吃点,不然晚上会冷。”那女子略吃了一些,便放下了。
  
  可能是有了牵挂,猎户便一晚上没睡,只是守在洞口,那女子睡颜甚是温柔,醒来时她小声道:“我叫长生。”
  后来那女子便随猎户回了家,她话不多,也不会干活,她不爱和猎户同去打猎,也不去集市上买卖东西,只是爱坐在门口的虎皮垫子上,等着猎户回家,猎户待她极好,只觉得连久住的山中,风景也亮丽了起来。猎户早已摸清长生的食性,常猎山鸡与野兔,也煎炒烧烤,也做包子饺子给她吃。
  
  日子这般过了一个秋天,转眼就是冬天,猎户裹着鹿皮大袄,去山下买米买面,。背着米回来的路上,一个游方的僧人对他说:“施主脸上似有妖气。”他笑道:“虎豹狼虫皆惧我,妖气何来?”那僧人拍了拍他背上的米袋,道:“施主好自为之。”他付之一笑,回去煮饭烧菜。
  
  长生坐在门口迎了他回来,跟在他身后瞧着他切菜蒸饭,他微笑道:“饿了罢,饭已经熟了,先炒一个菜你吃着。”她还是不怎么说话,容色有一些悲伤。猎户因忙着做菜,也不曾注意。
  
  后来长生拿碗盛了饭,端着在一边慢慢得吃,猎户一面炒着菜,一面笑道:“这个说是很香的米,我特地买了来你尝尝,你可要多吃些。”又说,“天寒了,要晒好肉干准备过冬啦。”
  长生默默得点着头,猎户回头瞧见她眼中又似含着泪水,不由得心痛,道:“怎么了,身体不舒服吗?”
  
  长生放下碗,哀声道:“我原本是一只狐狸,也没有什么修行,只因不小心吃了山中老参,忽然化作人形。我害怕之极,便躲在洞中,没想到遇见了你。我贪恋你的温暖,便不愿说出实情。今日你带回来的米袋上,有高人留下的符咒,上说如果我再这般下去,便要折损你的阳寿,若我果然心中爱你,便将这米吃下去,从此与你两相忘记。我虽然自私,却也明白道理,将米吃了下去,只是想到要离开你,便心中难过。”她说完这些,就化作了一只玄色小狐,四蹄却是雪白。
  
  猎户丢下手中锅铲,将那小狐抱起来,道:“长生长生,你为甚么这样傻,我打猎这许多年,岂会不知道你不是人类,我甚么也不问你,便是想让你留下来啊。”
  
  只可惜化作狐儿的长生再也听不懂他的话,他叹了口气,抱着小狐,将锅中炒好的菜盛起来,一面喂它吃,一面和以前一样同它慢慢的说着话。
  
  也不知道为什么,窗外忽然就下雪了。雪花被风吹进来,贴在猎户的面上,似泪水般流下,长生看不明白这些,它吃饱了,便钻到他怀里取暖。